茶界名人传奇:中国茶文化第一人邬梦兆

茶界名人传奇:中国茶文化第一人邬梦兆

  邬梦兆,字寐熊,男,广东省大埔县人。1934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。历任广州市委副书记、第八届广州市政协主席,现任广州茶文化促进会会长。

  离开领导岗位的邬梦兆,迷上了茶和诗,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茶文化研究、普及、推广和提高上。2000年创办了“广州国际茶文化节”、“广州国际茶博会”,并连续成功举办11年至今从未间断,并以此为平台,汇集、交流、推介优秀的茶文化研究成果和中国六大类茶产品、茶器具。2003年起,在全国率先组织策划如“普洱陈茶一条龙展”、“听千年琴声,品百载普洱”等各种类型的普洱茶普及活动。

  邬梦兆创作了茶诗500首、出版了《茶人雅韵系列丛书(全九集)》,1999年创刊了双月刊《茶文化》杂志至今共连续出版了67期,此外还先后主编出版了《茶经营之路》等书籍。

  年届八旬的邬梦兆老先生无疑是岭南茶人中的常青树,作为归国侨胞的他先为党政领导,后做茶文化活动家。从1998年退休、1999年成立广州茶文化促进会开始,十几年来致力于弘扬茶文化、繁荣茶经济。

  邬老自退休后便担任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从此与茶结缘。1999年7月,邬老成为新成立的广州茶文化促进会会长。十多年来,广州茶促会遵循“普及茶知识,弘扬茶文化,研究茶科学,繁荣茶经济”的宗旨,努力为广大茶人和社会服务,成为广州地区一支深受群众欢迎的茶文化团体。

茶界名人传奇:中国茶文化第一人邬梦兆

  广州茶促会在2000年创办了第一届广州国际茶文化节,这也是比较早的茶文化专业展会,至今已办了十多届了。邬老说刚开始很艰难,要寻求企业来参展。现在就很不同,几百个展位呈现激烈抢争的局面。本届展会除了涉及六大茶类、茶具、茶机械外,茶文化也成为闪光耀眼的部分。消费者可以参观学习茶艺、聆听专家讲座,还可以欣赏到茶与艺术结合的各种表现形式。

  邬老说,广州一直走在改革开放的前沿,茶消费水平逐步提高,造就了广州繁荣的茶文化。过去,广州人喝茶叫“饮茶”,鲸吸牛饮,主要作用是解渴、祛病。后来叫“品茶”,显示了广州人的悠闲。不少市民每天清早夹份报纸到茶楼去品早茶。再后来发展为“叹茶”,“叹”在粤语中是欣赏、享受的意思。一个“叹”字包含了物质、文化、精神等多方面的含义。

茶界名人传奇:中国茶文化第一人邬梦兆

  原贵州省省长林树森与邬老品茶论道

  现在,茶楼已经成为广州地方文化的一个重要标识,茶坊、茶艺馆、茶叶罐遍布羊城大街小巷。邬老说,过去说开门七件事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都限于物质层面;现在是琴棋书画诗曲茶,一边叹茶,一边还要听听音乐,观赏好的书画。在本届文化节上,邬老推出了他的第二部茶人诗集,这是继2004年第五届广州国际茶文化节上出版《茶人雅韵》后的又一茶人雅事。至此,这些茶诗词完成了与书法、国画、篆刻、歌曲、陶艺、剪纸、摄影等十多个门类艺术的结合,而这个结合的灵魂就是茶。

  茶文化促进茶产业

  正是有了广州人持久、深入的叹茶情节和繁荣、多样的茶品消费,广州才创造了多项中国茶业的第一。邬老掰着指头为记者一一道来。

茶界名人传奇:中国茶文化第一人邬梦兆

  茶点西西网高惠龙与邬老、广州茶促会会长黄波合影

  首先,广州是全国茶叶消费最多的城市。邬老介绍说,每年广州人均消费2.5公斤茶叶,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其次,珠三角是全国存茶量最大的地区。过去,茶农存十斤茶叶已经算多,后来逐渐用一间房来存茶,再后来有人建一栋楼来存茶。在珠三角民间,黑茶、普洱、六堡茶,还有藏茶、青砖茶都在收藏之列。再次,繁荣的消费、庞大的收藏形成了茶叶的“广州价格”。广州成为许多茶品种的价格指导中心。譬如普洱,产在云南,但价看广州,好普洱、老普洱也都集中在广州。此外,按城市看,吃茶的人在广州最多。过去是老年人起早去茶楼喝茶,现在是男女老幼都喝茶。除了早茶,还适应生活、交际、商务需要发展推出了午茶、晚茶和宵夜茶。

  正是这些基于生活的消费、基于消费的文化,使广州成为中国最大的茶叶贸易交流中心。邬老说,单以荔湾区的芳村茶叶板块为例就可以看到茶贸易、茶经济的迅猛发展。起初芳村只有一个很简陋的茶市场,大排档性质,只有600来家。广州茶促会成功举办首届茶文化节后,芳村区政府强烈要求在芳村茶叶市场承办第二届茶文化节,从那时芳村开始走上快速发展之路。现在的芳村茶叶市场是全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、辐射面最广、商户最集中的大型茶叶集散基地。现有20全球多个专业市场,10000多商户进驻。交易额从过去的5亿元多提升到180多亿元。支撑这惊人发展速度的是茶消费的繁荣、茶文化的活跃。

  乐在其中做“茶痴”

  邬老说,茶经济的腾飞不仅为芳村、为广州的发展创造着机遇,也直接拉动了茶产区的经济发展,改善了茶农的收入水平。谈起这些,他感到非常欣慰。他说,普洱茶在过去价钱很便宜,茶农生活非常困难,有的人连老茶树都砍掉了。所以,他下决心用3至5年的时间推广普洱茶。现在,普洱茶的价格涨上来了,那些少数民族地区的茶农亲自到广州表示感谢,说广州的茶消费是对他们最大的扶贫,这比直接给出10万元、100万元更普惠。

  邬老说,自己80多岁还热衷搞茶文化推广,叹茶乐在其中,推广茶文化也乐在其中。现在,他已变成了不折不扣的“茶痴”。这份痴情都融在数百首茶诗中,成为他晚年生活的一大乐趣。他说:“盛世兴茶,这些茶诗我从一百首写到两百首乃至三百首,还要一直写下去。”

  愿邬老如老茶树般,老而弥坚,寿而康健;愿邬老的茶诗如陈普,历久弥香,沁人心脾——“一壶陈普交新友,山水情浓醉我归。”

责编:yunhong
普洱茶品牌推荐
?

搜狐彩票网